地方资讯

年度盘点:2021年全球十大畅销药品

  随着全球跨国药企2021年Q3财报的公布,2021年前三季度全球畅销药物TOP10榜单已经出炉。

  前三季度TOP10总销售额增幅过半,上榜门槛已逼近50亿美元关卡。2021年,前三季度全球畅销药TOP10销售额高达986.78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54.84%。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前三季度TOP10的上榜门槛为47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20.51%,已逼近50亿美元关卡,预估2021年TOP10的上榜门槛将突破70亿美元关卡。

  “一进一出”“三甲”异位,辉瑞新冠mRNA疫苗稳坐榜首。与往年相比,2021年全球畅销药TOP10榜单整体变动不大,“一进一出”即辉瑞新冠mRNA疫苗入榜,拜耳Eylea(阿柏西普)出局。排名前三位的产品分别为:辉瑞/BioNTech—Comirnaty(新冠mRNA疫苗),艾伯维/卫材—Humira(阿达木单抗注射液),默沙东—Keytruda(PD-1/L1抑制剂)。其中,占据榜首的Comirnaty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除首次上榜外,Comirnaty创下“销售额首次突破‘两百亿’美元大关的药品、超越雄踞榜首多年的Humira、上榜药物中上市时间最短的药品”等多个突破性记录,预估其2021全年销售额将突破260亿美元。

  抗肿瘤药物仍占据市场主流,生物药销售额占比超六成。从疾病领域来看,抗肿瘤药物占比高达40%,心脑血管药物占比达30%,抗病毒药物占比达20%,自身免疫疾病药物占比达10%。从药品类型来看,分布趋于平衡,化学药和生物药各占一半,超百亿品种均为生物药。从排名变化来看,抗体药物的排名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从原研商所属地域来看,榜单几乎被美国制药公司垄断。

  新冠改写竞争格局,BNT162b2首次入榜,挤掉雄踞榜首多年的Humira。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新冠肺炎用药需求激增。作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新冠mRNA疫苗,BNT162b2成为全球抗疫中的又一“重要里程碑”,创下多个突破性记录——美国首个、唯一一个获得FDA正式批准的用于16岁以上人群接种的新冠病毒疫苗;美国首批获得18岁及以上人群加强针紧急使用授权的新冠病毒疫苗;美国历史上上市审批时限最短的疫苗;全球首款正式上市的人用mRNA疫苗;全球首个获得世卫组织紧急使用认证的新冠病毒疫苗;全球首个按Ⅲ期临床试验结果获批紧急使用的新冠病毒疫苗。

  mRNA疫苗技术路线突出重围。与亚单位、灭活和减毒疫苗以及DNA疫苗相比,mRNA疫苗具有研发效率高、研发周期短;免疫原性好、无需佐剂、安全性好;生产更具灵活性、生产周期更短等优势。因此,在应对突发传染病时,mRNA疫苗可以大规模、短时间完成研发和生产。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凸显出疫苗的重要性以及全球对疫苗的迫切需求,BNT162b2的上市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注入一剂强心针。新冠改写竞争格局,BNT162b2首次入榜,挤掉雄踞榜首多年的Humira。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新冠肺炎用药需求激增。作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新冠mRNA疫苗,BNT162b2成为全球抗疫中的又一“重要里程碑”,创下多个突破性记录——美国首个、唯一一个获得FDA正式批准的用于16岁以上人群接种的新冠病毒疫苗;美国首批获得18岁及以上人群加强针紧急使用授权的新冠病毒疫苗;美国历史上上市审批时限最短的疫苗;全球首款正式上市的人用mRNA疫苗;全球首个获得世卫组织紧急使用认证的新冠病毒疫苗;全球首个按Ⅲ期临床试验结果获批紧急使用的新冠病毒疫苗。市场竞争激烈,随着各国加强针计划发布,疫苗市场需求激增。研发放眼全球,BNT162b2已获得加拿大、以色列、英国等超70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监管部门授权使用,已在全球范围内供应超10亿剂,2021年上半年营收113亿美元。在美国,除BNT162b2外,还有2款新冠病毒疫苗可供使用,分别是Moderna的mRNA疫苗“mRNA-1273”和强生的病毒载体疫苗“JNJ-78436735”,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其中,Moderna在BNT162b2之后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强生的病毒载体疫苗相较于2款mRNA疫苗,更易储存和运输,可在普通冷冻温度下保存。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全球十余个国家已发布新冠疫苗加强针计划,疫苗需求将随之增大。

  适应症:溃疡性结肠炎;葡萄膜炎;银屑病;儿童克罗恩病;化脓性汗腺炎;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克罗恩病;银屑病关节炎;幼年型类风湿性关节炎;斑块银屑病

  被业内称为“药王”,占据多年榜首。作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全人源化抗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的单克隆抗体,自上市以来,Humira累计销售额近1500亿美元,在全球获得批准的适应症已超过15个,累计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批准其一个适应症。

  随着其在欧美专利保护到期,Humira即将面临全球仿制药的激烈竞争。在美国,Humira专利将于2023年到期。自2017年9月以来,艾伯维先后与安进、勃林格殷格翰、辉瑞、山德士等多个药企签署Humira生物类似药协议。预计2023年以后,艾伯维将面临首批美国仿制药竞争,届时至少9款生物类似药进入美国市场,其销售额或将面临大幅下滑。在欧洲地区,Humira于2018年10月16日专利到期,届时至少6款生物类似药获批上市。根据Evaluate Pharma预测,到2026年,Humira全球销售额将下降到68.3亿美元。被业内称为“药王”,占据多年榜首。作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全人源化抗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的单克隆抗体,自上市以来,Humira累计销售额近1500亿美元,在全球获得批准的适应症已超过15个,累计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批准其一个适应症。

  被纳入地方医保,国内龙头企业纷纷布局类似药,机遇与挑战并存。在中国,由于Humira市场售价高昂,尚未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额并不亮眼,但已被多个地区纳入当地医保。国内多家龙头企业瞄准其未来的市场和发展潜力,如海正药业、复星医药、步长制药、华兰生物等龙头企业积极布局Humira类似药,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其中,百奥泰的格乐立、海正生物的安健宁、信达生物的苏立信、复宏汉霖的汉达远均已获得NMPA批准上市。作为国内首个获批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格乐立于2020年1月正式上市销售,其2020年营业收入达1.8亿元。科技加磅融合发展。随着Humira在青岛市、深圳市、成都市、浙江省等国内多个地区进入大病医保,其在国内市场仍存在较大上升空间。

  适应症:三阴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肝细胞癌、黑色素瘤、头颈癌、经典霍奇金淋巴瘤、转移性结直肠癌等

  PD-1/L1抑制剂的领头羊,未来三年有望登顶全球畅销药榜首。Keytruda是一种抗PD-1疗法,通过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和PD-L2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激活可能影响肿瘤细胞和健康细胞的T淋巴细胞,被业内称之为“K药”。作为全球第二款获批上市的PD-1药物,Keytruda自上市以来已获批超20项肿瘤适应症,成为多种类型肿瘤临床治疗的基石。目前正开展的1400余项临床试验中,与其他肿瘤治疗途径结合的临床试验超过1000余项。作为PD-1/L1抑制剂的领头羊,Keytruda有望于2025年成为登顶全球畅销药榜首,预计全球销售额将突破220亿美元。

  得适应者得天下,“K药”在“OK”之争中逆风翻盘。Keytruda主要的市场竞争为全球首款PD-1抑制剂“Opdivo”,业内称其为“O药”。自2款药物上市以来,PD-1市场最激烈的竞争便是“OK”之争。在PD-1药物上市销售之初,“O药”遥遥领先,销售额超“K药”近2倍。随着临床试验的推进,“O药”和“K药”相继启动其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Ⅲ期临床研究。其中,默沙东于2016年6月率先公布“K药”到达临床终点,而“O药”未到达临床终点。自此,“K药”开启逆袭之路,2018年的全球销售额正式反超“O药”,并持续保持强劲增长态势。

  专利保护期限进入倒计时,另辟蹊径延长专利保护。在美国,受FDA专利补偿制度保护,Keytruda的专利保护将持续到2028年;在欧洲地区,Keytruda的专利保护同样持续到2028年;在中国,Keytruda的核心专利将于2028年到期。对此,默沙东正通过组合疗法等形式,以期延长Keytruda的专利期限。

  国内龙头企业持续发力,PD-1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当前阶段,我国已经成为PD-1产品开发竞争最为激烈的市场之一,国内已有6个PD-1产品获批上市,预计未来2-3年将达到15个。此外,齐鲁制药、海正药业、复宏汉霖、信达生物、百济神州、甘李药业等多家龙头企业均已布局PD-1生物类似药。其中,绿叶制药子公司博安生物的纳武利尤单抗(O药)生物类似药的临床试验申请已于2021年2月获得CDE正式受理,生物类似药的到来将进一步加剧PD-1市场的竞争。

  适应症:多发性骨髓瘤(MM)、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套细胞淋巴瘤(MCL)

  全球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金标准药物,被收购后成为业绩“贡献王”。Revlimid是一种免疫调节剂,其活性药物成分Lenalidomide(来那度胺)是沙利度胺的新一代衍生物,无致畸毒性,药效比沙利度胺强100倍,具有免疫调节、抗血管生成和抗肿瘤特性。作为全球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金标准药物,Revlimid已批准5个适应症,成为全球销售额最高的一款多发性骨髓瘤药物。Revlimid源自Celgene,百时美施贵宝在2019年以740亿美元收购Celgene。在百时美施贵宝2020年的肿瘤业绩贡献中,Revlimid全年销售额达121亿美元,成为百时美施贵宝肿瘤板块中贡献最高的药物。

  专利威胁“四面楚歌”,多款仿制药“穷追不舍”。Revlimid在美国的专利保护期持续到2022年3月。在百时美施贵宝收购Celgene之初,Revlimid即处在专利风暴之中。近年来,百时美施贵宝先后与4家制药公司(Natco、Alvogen、Dr.Reddy、Sun Pharma)达成和解协议,即在获得FDA批准的前提下,4家制药公司可在2022年3月之后生产和销售数量有限的Revlimid仿制药。该协议的所有限制将于2026年1月31日结束,届时可自由销售“无限量”的Revlimid仿制药。2021年10月19日,Dr.Reddy宣布FDA批准其Revlimid的仿制药申请(ANDA),并获得180天的仿制药独占期。放眼国内,国内多家龙头企业取得Revlimid仿制药生产批件。其中,北京双鹭药业的Revlimid首仿药“立生”于2017年11月上市,并于2020年6月28日通过一致性评价;正大天晴的Revlimid仿制药“安显”于2019年1月9日上市,齐鲁制药和扬子江药业的来那度胺胶囊以新分类方式获批上市,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

  适应症:预防接受择期髋关节或膝关节置换术的成年患者出现静脉血栓栓塞症事件

  全球最畅销口服抗凝血药,上市虽晚但表现亮眼。作为一款新型口服凝血因子Xa抑制剂,Eliquis对凝血因子Xa具有高选择性,且结合可逆,无需抗凝血酶Ⅲ的作用即可产生抗血栓作用。Eliquis潜在的安全性优势及有效的市场推广策略是其市场份额快速扩充的重要原因。作为全球第三个上市的新一代口服抗凝剂,自十年前上市以来,Eliquis销售额增速迅猛,并于2017年反超由拜尔和强生联合开发的Xarelto,成为全球最畅销抗凝血药物。目前,除美中欧日外,已在加拿大、韩国、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等40余个国家和地区获批。根据Evaluate Pharma预测,2024年Eliquis的全球销售额将达到113亿美元。

  仿制药竞争持续不断,专利战“围堵”仿制药上市。Eliquis在全球抗凝血药物市场中的高速成长和亮眼表现吸引众多仿制药企业。多年来,百时美施贵宝和辉瑞一直在努力对抗仿制药竞争对手。2017年,2家公司对25家已向FDA提交Eliquis仿制药上市申请的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同年8月,美国专利商标局授予Eliquis一项关键组合物专利,将其保护期延长至2026年11月。此外,Eliquis的另一项配方专利保护期将于2031年到期。目前,FDA已暂时批准2款Eliquis仿制药;江苏豪森的阿哌沙班首仿药于2019年获得NMPA批准,此后国内龙头企业如正大天晴、科伦药业、齐鲁制药等的仿制药陆续上市。当前,受专利保护,Eliquis仿制药上市尚需时日。

  适应症:套细胞淋巴瘤(MCL)、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边缘区淋巴瘤(MZL)、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cGVHD)等

  全球首个上市且口服使用的布鲁顿酪氨酸激酶(BTK)不可逆性的靶向抑制剂。BTK是B细胞受体信号复合物中的一个关键信号分子,在恶性B细胞的存活和转移以及其他多种严重致衰性疾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Imbruvica能够阻断介导B细胞不受控制地增殖和扩散的信号通路,帮助杀死并降低癌细胞数量,延缓癌症的恶化。在临床试验中,单药及组合疗法在针对广泛类型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中展现出了强大的疗效。

  艾伯维构筑强大专利墙,市场保持增长。强生与Pharmacyclics于2011年签署近10亿美元协议,合作开发Imbruvica。2015年,艾伯维斥资210亿美元收购Pharmacyclics,与强生共享Imbruvica红利。为保持Imbruvica市场份额,艾伯维围绕该药建立了一道强大的专利墙,将其独家经营权延长9年,市场优势地位难被撼动,且保持持续增长态势。

  适应症不断扩大,临床应用价值和商业前景广阔。自2013年上市以来,Imbruvica在5种B细胞血液癌症以及6种疾病领域共获得11项FDA批准。在国内,Imbruvica于2017年8月首次获批、2018年11月获批新适应症。在2018年医保谈判中,Imbruvica通过大幅降价成功进入国家医保目录。2020年版国家医保目录中,Imbruvica成功续约,并新增2个适应症,共计5大适应症均纳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

  多款BTK抑制剂紧随其后获批上市,市场竞争激烈。Imbruvica获批上市后,4款BTK抑制剂陆续获批上市,包括Acerta Pharma的Acalabrutinib、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Ono的Tirabrutinib、诺诚建华的奥布替尼。其中,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百悦泽®)目前正在全球进行广泛的临床试验项目,作为单药和与其他疗法进行联合用药治疗多种B细胞恶性肿瘤,目前已获得美国、欧盟、中国、巴西、加拿大等地批准。

  适应症:治疗未经治疗或取得完全病毒学抑制3个月以上、无耐药史、无治疗失败史的HIV-1感染者

  全球最佳抗HIV药物,HIV治疗指南推荐的完整治疗方案。Biktarvy是一款三合一复方新药,以单一片剂方案(STR)给药,用于治疗HIV-1感染。国际抗病毒协会美国分会(IAS-USA)及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HHS)均将Biktarvy列入初治HIV感染者抗反转录病毒治疗(ART)首选方案。作为推荐的单片完整治疗方案,其结合了新型整合酶链转移抑制剂(INSTI)Bictegravir(BIC)的效力和已上市药物Descovy(恩曲他滨/丙酚替诺福韦)已被证明的疗效和安全性,在药物的效果、安全、便捷、耐药性、适应人群范围等生化指标上全面超越了同类产品,成为目前全球最佳的抗HIV药物。

  适应症扩大,缩短成人和儿童可获得的HIV治疗方案之间的差距。Biktarvy 2018年在美的首次获批,成为过去3年在美获批的第3款基于恩曲他滨/丙酚替诺福韦(FTC/TAF)的STR。2021年10月18日,FDA批准Biktary用于体重至少14-25公斤、已实现病毒学抑制或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V)治疗的HIV-1儿童感染者,进一步扩大了Biktarvy的适应症,将感染HIV-1的年幼儿童包括在内。

  上市后迅速成长为HIV市场领导品种。从三联复方Atripla(全球首个真正意义上的三合一口服抗HIV药物)到四联复方Genvoya(中国首个批准的基于TAF/FTC、用于治疗HIV的单一片剂方案),再到最新的Biktarvy,吉利德持续不断进化其在抗HIV药物研发领域的领先优势,Biktarvy上市第2年便快速成长为HIV市场的领导品种。

  全球市场竞争格局集中,优胜劣汰之下市场面临新一轮洗牌。“多合一”的复方单片方案已经成为全球制药企业在抗HIV药物开发的主战场,全球市场竞争格局较为集中,主要被吉利德、葛兰素史克、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等头部企业占据,其中吉利德作为“霸主”占据全球62%的市场份额。目前,全球已批准开发上市的抗HIV药物及复方制剂超过60个,其中国内已批准超过10个,预计2022年国内抗HIV用药总数将达30个。目前,国内有多家制药企业布局抗HIV创新药和仿制药,包括前沿生物、艾迪药业、齐鲁药业、真实生物、成都倍特药业、迪赛诺等。其中,前沿生物的艾博卫泰于2018年获批,成为国内首个1类国产抗HIV药物;线类国产抗HIV药物;成都倍特药业获得恩曲他滨丙酚替诺福韦片生产批文。随着国产仿制药的加入,将进一步加速HIV市场洗牌。

  适应症: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晚期黑色素瘤、晚期肾癌(肾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肝癌(肝细胞癌)、膀胱癌或尿路癌(尿路上皮癌)、恶性胸膜间皮瘤(MPM)、食管或胃食管连接(GEJ)癌症等

  全球首个PD-1抑制剂。Opdivo是人免疫球蛋白G4(IgG4)的单克隆抗体,结合至PD-1并阻断其与PD-L1和PD-L2相互作用,释放PD-1通路介导的抑制免疫反应,包括抗肿瘤免疫应答。Opdivo旨在独特地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帮助恢复抗肿瘤免疫反应,通过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症,已成为多种癌症的重要治疗选择。与以往的抗癌药物不同,Opdivo可阻断肿瘤躲避免疫系统的隐藏机制,帮助机体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PD-1蛋白会阻断体内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攻击,而Opdivo通过抑制细胞表面的PD-1蛋白而起作用,因此被称为“PD-1抑制剂”。

  在肿瘤免疫界名声鹊起。2009年7月,百时美施贵宝斥资21亿美元收购Medarex,Opdivo归属于百时美施贵宝研发,与Ono共同拥有PD-1专利。2014年Opdivo成为首个在全球获得批准的PD-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目前已在60多个国家获得批准,包括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等。2015年,Opdivo和Yervoy(伊匹单抗,百时美施贵宝研发)联合方案成为首个获得批准的免疫肿瘤学组合,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

  有望于近期在中国迎来新适应症。Opdivo已在中国获批4项适应症。2021年8月,Opdivo获得FDA批准辅助治疗尿路上皮癌,辅助治疗根治性切除术后具有高复发风险的尿路上皮癌患者。Opdivo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的办理状态已更新为“在审批”。

  PD-1是肿瘤免疫领域的热门靶点。目前已有8个PD-1产品在中国上市,处于临床阶段的PD-1产品有41个。自2018年Opdivo和Keytruda在中国相继获批上市以来,目前国内已有10个PD-1/PD-L1产品获批上市。2018年,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和信达的信迪利单抗获批上市;2019年,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和百济的替雷利珠单抗相继获批上市;2021年8月,康方的派安普利单抗和誉衡的赛帕利单抗获批上市,由此获批的国产PD-1数量达到6个。连续3年参与医保谈判,尚未进入国家医保目录。2020年医保谈判后,Opdivo竞争对手君实生物、百济神州、恒瑞医药、信达生物的4个国产PD-1全部被纳入医保。2021年医保谈判后,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和百济神州的PD-1新增适应症全部进入,恒瑞的PD-1今年新增的鼻咽癌两项适应症并未进入,Opdivo和Keytruda始终未能进入医保目录。

  适应症:中重度斑块型银屑病青少年(≥6岁)及成人患者;活动性银屑病关节炎成人患者;中重度克罗恩病(CD)成人患者;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UC)成人患者

  首个和唯一一个用于斑块型银屑病(PsO)儿科患者(6-11岁)的靶向生物制剂。Stelara是全球首个可同时选择性靶向IL-12和IL-23的生物制剂,拥有创新给药方式——维持期每3个月皮下注射一次。IL-12和IL-23是2种天然存在的细胞因子,被认为在免疫介导的炎症性疾病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包括UC、斑块型银屑病、银屑病关节炎、克罗恩病等。Stelara通过与IL-12和IL-23共有的p40亚基结合,阻止其与细胞表面受体IL-12 β1结合,以抑制这2种前炎性细胞因子。

  强生进军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核心产品之一,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业界对Stelara的商业前景非常看好,根据Evaluate Pharma预测,随着适应症的不断增加、市场的不断扩大和渗透,Stelara在2024年的销售额将达到77.91亿美元,有望持续保持增长态势。近年来,多款针对上述靶点的生物制剂获批,包括TNF-α抑制剂Humira、Enbrel和Cimzia,IL-17A单抗Taltz和Cosentyx,IL-23单抗Tremfya和Skyrizi,以及人源化的IgG1/k单抗tildrakizumab等。Stelara市场表现非常出色,在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中优势明显,未来3年或将面临生物类似药冲击,创新药也将持续加入竞争,如优时比的Bimekizumab等。 10Xarelto(利伐沙班)

  适应症:成人静脉血栓形成(DVT)、非瓣膜性房颤(AF)、成人肺栓塞(PE)、预防静脉血栓栓塞症(VTE)、预防成人DVT和PE复发等

  全球适用范围最广泛的非维生素K拮抗剂类口服抗凝药,在抗血栓治疗突破双通道抗栓新理念。Xarelto具高选择性、直接抑制Xa因子活性,因子X的激活因子Xa(FXa)通过内源和外源通路在血液凝固级联反应中起中心作用,从而抑制凝血酶的生成和血栓的形成,旨在预防和治疗急性和慢性血栓栓塞性疾病。作为首个在中国被批准用于肺栓塞治疗的新型口服抗凝药,Xarelto于2020年在中国获批用于冠状动脉疾病或外周动脉疾病患者。此外,Xarelto是目前唯一获准联合阿司匹林,用于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风险的非维生素K拮抗剂类口服抗凝药。Xarelto与阿司匹林是拜耳在心血管疾病治疗领域2个里程碑产品,两者联合疗法获批标志着抗血栓治疗开启了双通道抗栓新理念。

  面临专利悬崖,国内外仿制药喷涌而来。Xarelto的化合物专利已于2020年在中国到期,尚有部分组合物、制备方法、用途、晶型及中间体的制备方法专利未到期,将于2023年在欧盟、2024年在美国、2025年在日本到期。Xarelto最大竞争者是由百时美施贵宝和辉瑞联合开发的Eliquis,相比于Xarelto,Eliquis在预防中风和出血方面更具优势,其销售额呈逐年增长态势。据Evaluate Pharma预测,2024年Xarelto的全球销售额将达到59.15亿美元,Eliquis的全球销售额将达到113亿美元,两者相差超出两倍。国内,自正大天晴的利伐沙班片首仿药“安日欣”于2019年8月获批上市后,目前已有18家国内企业的利伐沙班仿制药获批上市。利伐沙班被纳入第五批国家集采品种范围,并且成为其中过评企业最多的品种,其中齐鲁制药的利伐沙班售价降幅达98%。

  参考文献:[1] 李艳玲等.靶向酪氨酸激酶小分子抑制剂伊布替尼的临床研究进展[J],中国新药杂志,2019,28(18):2232-2239.[9] 白洁.比克恩丙诺在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治疗中的应用及研究新进展[J],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21,19(3):20-25.[10]

  主体为承担中医学类专业本科生、研究生、住院医师等培养培训的高校(单位)直属附属医院。香港六马会开奖结果记录